欢迎访问 微视阅读,再微小的事件也值得关注。
首页 > 社会 > 正文

“結對幫扶”共挑重擔深圳全方位助力百色河池脫貧攻堅

频道:社会     来源:网络     发布:2019-12-06 16:06:25     手机版

世界美魔女排行榜,盗贼伪t2,手机电池充电

原標題:“結對幫扶”共挑重擔 深圳全方位助力百色河池脫貧攻堅

▲深圳寶安紅星小學學生在操場做課間操。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深圳晚報記者 邱志東 陳曉銀 攝

▲都安縣危房改造項目:寶安福永·都安寶安弄鄧鳳凰安置小區。

▲都安縣貧困戶住房原貌。 上鎮村第一書記郭京供圖

▲張壽斌(左三)在都安人民醫院進行教學查房。

深圳晚報特派廣西記者 邱志東 陳曉銀

今年,脫貧攻堅進入攻堅拔寨的關鍵期。到2020年穩定實現農村貧困人口不愁吃、不愁穿,義務教育、基本醫療、住房安全有保障,是貧困人口脫貧的基本要求和核心指標,直接關系攻堅戰質量。根據中央決策部署和廣東省委省政府統籌安排,2016年9月以來,深圳市與廣西百色、河池兩市建立對口幫扶關系,探索最有效的扶貧方式,深圳一直在路上。

結對幫扶是以先進帶動后進、優勢帶領劣勢的一種優勢群體幫助扶持相對弱勢群體的形式和手段。自開展對口幫扶工作,深圳聚焦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突出問題,積極構筑“縣區結對、街鎮結對、村村結對、村企結對”的“四級結對”網絡。日前,深圳晚報特派廣西記者到百色、河池深入走訪,探尋深圳與百色、河池兩地如何在結對幫扶工作中發揮各自優勢,走出一條全面、精准、系統的幫扶之路。

結對幫扶助貧困群眾實現“安居夢”

“安居”是“樂業”之本,“搬新家、住好房”是很多貧困村民一生的夢想。深晚記者走訪發現,目前廣西百色、河池兩市不少貧困戶仍住在年久失修的瓦木房裡,住房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。切實解決農村困難群眾的住房安全問題,讓貧困群眾實現安居夢,一直都是深圳與百色、河池三地扶貧力量的著力點和突破口。

河池市都安瑤族自治縣保安鄉上鎮村弄鄧屯全屯30家貧困戶共125人,貧困發生率高達85.7%,屬深度貧困屯。弄鄧屯村民韋建華夫婦常年在海南打工,每人每天收入50元左右,除了維持生計還要供兩個女兒上學。近兩年,兩個女兒先后考上大學,姐妹倆一周的生活費就要400元,韋建華夫婦生活更加窘迫。這也是他們一直無法改善生活條件的主要原因。

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弄鄧屯每個貧困戶的致貧原因也不盡相同。有的是因為疾病、離婚、喪偶等原因喪失勞動力,有的是因為孩子太多負擔太重,有的則是因為兒女不孝家中隻剩老人……“因為聽不懂普通話也看不懂漢字,很多屯裡的瑤族村民都不願搬去安置點,自己又沒有能力建造新房。”上鎮村第一書記郭京告訴深晚記者。

2018年6月,寶安區福永街道鳳凰股份合作公司與上鎮村開展結對幫扶,經過實地考察,決定提供幫扶資金200萬元,用於弄鄧屯集中危房改造,一次性為18戶104名建檔立卡貧困戶解決住房問題。

今年6月,寶安福永·都安保安弄鄧鳳凰安置小區竣工驗收。深晚記者走在弄鄧屯嶄新馬路上,3排兩層高的房子坐落在馬路一旁,抬頭望去,房子上方一排“廣東幫扶盛世襄盛舉,危房改造新居暖新人”的鮮明大字映入眼帘。“聽說新房子可以住了,我們特意回來新居入伙,很感謝深圳,讓我們住進新房子。”韋建華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。

與弄鄧屯情況相似,河池市大化瑤族自治縣七百弄鄉弄合村弄確屯、弄防屯距離縣城93公裡,農業基礎條件差、發展空間狹小、群眾增收條件單一。2018年,寶安區西鄉街道出資158萬元精准幫扶該村21戶實施危房改造及住房立面裝修。

據深圳市寶安區駐縣干部、都安縣委常委、副縣長饒誠進透露,“都安縣‘集中危改’項目是河池市貧困縣的首次探索。”饒誠進曾徒步上山走訪調研,了解情況后心生靈感,為當地“量身打造”提出“集中危改”措施,以“統一設計、統一施工、統一分配”的方式,讓當地百姓集中在一個地方統一安置,探索打造瑤族新農村危改的小樣板。

在百色、河池,像弄鄧屯、弄合村這樣群山環繞的村和屯仍有很多,道路交通極不便利,屯裡有些老人甚至從未走出大山。除了保障住房安全,道路交通、公共服務、供水安全這些民生基礎設施建設與村民生活息息相關,也非常重要。為此,深圳調動和發揮基層社區、社會組織、企業的力量,大力開展結對幫扶工作,找准方向和著力點,加快補齊民生基礎設施建設。

田林縣是百色市最大的一個縣,相當於三個深圳的面積,屬於典型的老、少、邊、山、窮、苦地區,是石漠化片區縣,當地山多崎嶇,土地貧瘠,深山地區嚴重缺水。2019年,光明區增加了光明街道與潞城瑤族鄉、馬田街道與者苗鄉、公明街道與六隆鎮結對幫扶,實現光明區街道一級結對幫扶全覆蓋,並推動光明區7批次101人次到百色市田林縣結對幫扶鄉鎮及貧困村開展考察調研工作,向結對幫扶鄉鎮及貧困村捐贈幫扶資金459.53萬元,資金全部用以實施道路硬化、村級基本公共服務設施、飲水工程等惠民項目。

無論是福永街道在弄鄧屯的集中危改,還是光明區街道一級結對幫扶改善貧困村民生基礎設施,這都僅是深圳對口幫扶百色、河池一個縮影。

今年11月12日,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書記、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鹿心社率廣西黨政代表團一行,來到福永街道懷德社區潘氏宗祠前,聽取寶安區結對幫扶工作匯報,並參加了深圳對口百色、河池市貧困村結對幫扶簽約儀式。“村村結對”的幫扶方式,激勵了深圳更多的基層力量積極參與脫貧攻堅,擔當作為,主動把深圳所能與百色、河池所需緊密結合起來,全方位、立體式推進幫扶工作,進一步夯實受援地發展基礎,創新驅動內生動力。

據了解,深圳今年安排街道、社區、企業、社會組織等和廣西百色、河池兩市780個貧困村結對幫扶,對於新增結對的595個貧困村,深圳給每個村安排10萬元的社會幫扶資金,各結對單位重點圍繞危房改造、飲水安全、橋梁建設等項目以及產業發展、消費扶貧等開展實質性的結對幫扶工作,多方形成“合力”,共同挑起扶貧重擔。會上,鹿心社對深圳對口百色、河池市貧困村結對幫扶工作大加肯定。

扶貧先扶智,深圳教育結對幫扶點亮求學路

百色、河池是廣西喀斯特地形地貌主要分布地區,兩市轄區內多個極度貧困地區基礎教育水平曾經十分落后,大山裡的孩子要想到鄉鎮上學往往要走數小時的崎嶇山路。校園狹小、教室危舊、食堂簡陋、宿舍擁擠、設備短缺、飲水困難……這是部分貧困山區學校的真實寫照。扶貧先扶智,治貧先治愚,完善教育精准資助體系,保障貧困山區學生接受良好教育,幫助貧困家庭拔掉窮根,是深圳對口幫扶百色、河池的重點工作。

深圳寶安紅星小學與都安縣下坳鎮易地扶貧搬遷安置新區相鄰,為扶貧安置新區孩子就近上學提供了保障。紅星小學由寶安區政府全資援建,援助資金1740萬元,於2017年12月動工,2018年9月3日開始招生辦學。從開始的12個班600多名學生到今年9月的19個班896名學生,學校的發展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據校長龍飛鴻介紹,學校現有的896名學生中有595人來自易地扶貧搬遷安置新區,建檔立卡貧困生632人,有效緩解了當地適齡兒童入學難問題。

大化民族新城·深圳小學則是粵桂扶貧協作援建項目,其中深圳市援助資金1943.5萬元,寶安區援助資金315.52萬元。該項目從2017年4月開工建設,2018年8月竣工。如今,嶄新的學校校園環境優美,寬敞大氣,教學設施設備先進、齊全,是大化縣最好的學校,在校生達到了1940人。“教育是扶貧助困的治本之策,辦好教育既解決了貧困家庭當前的教育問題,更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一條根本途徑。”深圳市寶安區駐縣干部、大化縣委常委、副縣長王軍表示。

隨著各地教育資源不斷地投入,山區的教育硬件條件得到了顯著改善,但“漂亮的學校”背后卻是師資匱乏、管理薄弱的尷尬和無奈。為緩解這一問題,深圳依托自身教育資源優勢,組織社會力量安排165個學校與百色、河池兩市149個學校結對,通過校與校之間的結對幫扶,進行教育資源、師資隊伍的交流互助,支持當地教育事業的發展。

“我們的婚期早就定好了,但我老婆也是教師,對我來支教很理解很支持。”今年9月下旬,寶安區海港小學的數學教師陳智勇請假回深圳完婚,隨后又馬不停蹄趕回大化縣江南鄉中心小學繼續上課。海港小學與中心小學兩校今年5月開始攜手結對,陳智勇則是海港小學前往大化支教的“第一人”,目前在中心小學擔任五年級2019~2020學年的數學教師。學生水平嚴重參差不齊,剛到學校的他完全不知如何開展教學。每逢周五下午,學校的學生和教師都回了家,偌大的學校隻剩陳智勇一人,安靜得讓人感到害怕。“我到底能為山區的孩子們做些什麼?”陳智勇不禁陷入沉思。

通過一段時間觀察以及課后的交流,陳智勇慢慢“找到感覺”,開始“嫁接”海港小學的特色自主作業做法給孩子們,給孩子們進行分組,並推選出小組長……在校領導的支持下,陳智勇還開始為教師們開設講座,主動承擔公開課、教研課,和當地教師一起評課、一起研究課題,一起分享在教學過程中遇到的難題困惑,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帶動著身邊的教師。

像陳智勇這樣來自深圳的支教教師換了一批又一批,但支教接力的事業卻從未間斷過。石岩公學的58歲教師周亦平,她帶上已經退休的愛人一起在七百弄鄉實驗學校支教,盡自己所能改變家鄉教育落后的現狀﹔海旺中學的回族教師馬天麟,連續兩年主動請纓到三隻羊中學支教,隻因忘不了孩子們那雙渴望知識的雙眼﹔太子灣學校的音樂教師梁琪,不遠千裡支教留守兒童,當看到大化縣民族新城·深圳小學的孩子們在寒冷的早冬依然穿著短衣短褲,她不禁流下熱淚,多方聯系為孩子們募捐衣服……這些支教教師從特區到山區,改變的是時空上的距離,不改的是教育者的初心。

用“深圳擔當”托起山區百姓“健康夢”

斬“窮根”也要治“病根”。因病致貧、因病返貧是導致農村人口貧困的主要原因之一。對口扶貧協作開展以來,深圳組織安排71個醫院與兩市84個醫院開展結對幫扶,一批又一批的深圳醫療專家,駐扎在廣西百色河池,開展義診、治療、巡回醫療等活動,為患者提供骨外科、呼吸內科、康復醫學、中醫、心血管內科、外科、兒科、眼科等診療咨詢服務,讓當地百姓“大病不出縣”,患者打心裡高興。

“這裡哪個科室薄弱,我們就派相應科室的專家過來,第四批7個幫扶醫生中有一個博士后、三個博士,這都是我們醫院的骨干力量。”都安縣人民醫院副院長張壽斌告訴深晚記者。寶安區人民醫院與都安縣人民醫院攜手結對以來,除了捐贈醫療設備,還安排醫生到都安縣人民醫院開展醫療對口幫扶工作,張壽斌也是其中一員,“來了之后通過一對一、手把手的方式對當地醫務人員進行指導,提升他們的業務能力,一些沒有的科室我們一起組建起來。”

據張壽斌透露,今年4月,寶安區人民醫院呼吸內科醫生趙宇在都安幫扶時遇到交通意外,導致左眼“玻璃體后脫離”,視物出現明顯黑影,僅回深圳治療一周就返回都安投入幫扶工作。趙宇在都安縣人民醫院主要負責帶動科室發展支氣管技術,由於技術難度大,為了等待醫療設備到位,保証當地醫生能實際掌握技術,本來半年挂職期已滿的她,不惜耽擱治療眼睛的時間,主動申請延期2個月,手把手地教,如今科室醫生已基本具備獨立操作的能力。回深圳后,趙宇依然心系瑤鄉,在微信群指導當地醫生解決各種疑難雜症。

“與深圳不一樣,這邊的病人主要以老人和幼兒為主。”大化縣人民醫院挂職副院長李春華告訴深晚記者。來自寶安區第二人民醫院(集團)總醫院的兒科醫生鄧永洪在大化縣人民醫院幫扶,“這裡的工作量比在寶安大很多,我剛來的時候,當地的有些醫生都無法獨立完成手術。”鄧永洪多次在凌晨被叫回病房參與搶救工作,經常忙完的時候,窗外的公雞已經開始打鳴。“通過不斷給他們鼓勵和信心,如今很多手術,他們科室已可以獨立完成了。”

這些來自深圳的“白衣天使”,來了以后為當地醫院填補了很多空白,有些人雖然已經回深,但他們的醫療技術卻永遠留了下來,與當地的醫生共同托起山區百姓“健康夢”。“在深圳醫療單位的支援幫助下,我們的整體醫療水平、醫院管理理念、人才梯隊建設、重點專科發展和醫院品牌形象均得到了較大提高,醫院綜合實力大幅提升。”大化縣人民醫院醫務科科長覃浩權表示。

在百色、河池自然條件惡劣的貧困山區,貧困老人多、留守兒童多、孤寡殘障多,容易發生貧困代際傳遞,影響脫貧攻堅大局。在提高貧困群眾身體健康的基礎上,讓貧困群眾走出心理上的“貧困”同樣不容忽視。

對此,寶安區民政局成立大化縣寶安區駐大化社工服務站,從寶安派駐3名骨干社工,當地聘請4名社工,組成7人社工服務隊,開展形式多樣的、內容新穎的關愛兒童、關愛老人、關愛殘障等社工扶貧,為大山的孩子們帶去滿滿“圳”能量,也為脫貧攻堅、社會長期穩定建立了可復制、可推廣的“寶安社工扶貧模式”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voshohio.com/shehui/2508876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

上一篇: 7月11日亚洲380
下一篇: 探访川港青年创新创业社区:助香港青年成都追梦

相关图文

热点话题

频道月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