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 微视阅读,再微小的事件也值得关注。
首页 > 历史 > 正文

中国古墓,有多震撼?

频道:历史     来源:网络     发布:2020-04-06 03:24:31     手机版

10%公司派发上市公司变革红利 能见度能源行业最具穿透力的思想 地产界地产界所有你想知道的事儿 财经上下游跨界找寻市场常识 金改实验室金融创新灵感集散地 牛市点线面简单专业时尚的财富平台 科技湃让我们走近科学 澎湃商学院品牌课外书,生活经济学 自贸区连线自贸区第一信息和服务平台 进博会在线走进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
原创 星球研究所 星球研究所
↑一群国家地理控,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
清明节特辑
请在阳光灿烂时阅读
在我们这片土地上
死亡
发生过上百亿次
在战火、灾荒、疾病中离去的
每一个逝者
都需要丧葬得以安息
(广州一公墓,摄影师@丁俊豪)

一些远古的墓葬幸存至今
成为丰厚的遗产
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当中
古墓葬的数目便有
139458 处
与中国古遗址数目相比
约为其72%
(中国主要古墓葬分布,一个点位代表一处古墓葬,制图@巩向杰 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黄土之下
古人创造出了不亚于人居文明的
另一重世界
一个宏大的彼岸世界
即将展现在我们眼前
01
逝者的家园
在茹毛饮血的史前时代
人们生生死死、无知无觉
直到一位祖先对同伴的遗体
动了恻隐之心
也许他是不愿见到遗体腐败的景象
也许他是不愿见到
曾经朝夕相处的同伴化作白骨
他用脚下的泥土将其掩埋
这或许是中国古代墓葬的开始
土葬
这种最先出现,也最简单的手段
从目前所知最早的山顶洞墓葬至今
延续18000年
一直是中国丧葬的主流
(2018年1月4日,陕西咸阳,几名村民在为村中的逝者修建坟墓,摄影师@王警)

距今约8000-5000年
先民们一起劳动
一起分配食物
死后也要一起
埋葬在公共墓地
(2019年7月,陕西西安一工地上发现的战国古墓群,摄影师@王警)

之后
血缘与亲情让家族合葬取代了公共墓地
随着社会阶层的分化
社会等级高的墓主
其遗体被越埋越深以期防腐
并出现了
葬具
最常见的便是木质的棺椁
(1995年10月26日,新疆尼雅精绝国“沙漠王子”墓地开棺现场。由于西周之前的木棺鲜少留存,所以代之以西汉的木棺,摄影师@刘玉生 )

与此同时
玉石被发现了
在古人的想象中
未知的玉石能保持尸身不腐
只要肉体不灭
灵魂便能永存
大量玉器开始随墓而葬
玉殓葬就此诞生
(西周三门峡虢国墓,其随葬玉器将墓主人围绕在中央,摄影师@孙岩)

与我们印象中的“小家碧玉”不同
玉殓葬的玉器异常厚重
令人瞠目
(浙江余杭反山遗址12号墓出土的玉琮王,摄影师@柳叶氘)

至迟于汉代
玉殓葬又更进一步“升级”
玉器全方位地包裹逝者
制成“玉衣”
现今已有不下十具完整的“玉衣”
重见天日
(扬州汉广陵王墓博物馆的金缕玉衣,摄影师@李文博)

在玉殓葬和玉衣的帮助下
“逝者永存”
灵魂需要永恒的居所
于是,人们在原有的葬具的基础上
增加了
墓室
在地下建立“房间”
容纳灵魂生活所需的一切
区别于传统的木结构建筑
容易腐烂的木质墓室
在追求永恒的地下世界被淘汰了
中国人基于石材
逐渐创造出一个新的建筑体系
即石墓室
包括崖墓、石拱墓、石板墓等
数种框架结构的墓室
(东汉山东沂南石墓框架结构示意,制图@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石材固然坚实长久
但其重量也极大
难以搭建宽大的墓室
人们便发明出空心砖代替石材
在西汉盛行一时
然而
在石墓室的框架结构下
空心砖垂直受力,容易折断
人们便将原本平直的墓顶垒成弧形的构件
即拱券
将垂直的压力变成侧推力
延长砖的使用寿命
(拱券受力分析,制图@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当拱券向后延伸
便形成了一个新的空间

拱顶墓室
(拱顶墓室示意,制图@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然而单一拱券形成的空间
还不是完美的受力结构
能工巧匠们
让两个拱券相交产生穹窿顶
(穹窿顶示意图,制图@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纵横两个方向受到的压力
都变成了侧推力
墓室的坚固程度
因此提升了一个等级
(武威雷台汉墓穹窿顶内部结构,铁架为现代产物,起保护支撑作用,摄影师@孙志军)

为了方便施工
匠人们又进一步
将拱从平滑曲线变为一个个“像素点”
一层层向内收进
即叠涩砌
发展出了叠涩砌的穹窿顶
(叠涩砌示意图,制图@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一个个平顶、拱顶、穹窿顶
由长长的墓道相连
形成豪华的地下宫殿
令人叹为观止
(河南永城保安山2号汉墓复原图,由于剖透视原因顶部被削去,制图@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墓内长路幽幽
好似直通黄泉
(芒砀山梁孝王陵墓,此墓与上图中的保安山2号汉墓均属于永城西汉梁国王陵与寝园,摄影师@石耀臣)

光有“豪宅”还不够
永恒的家园还需要室内软装
比如马王堆一号汉墓
就容纳了1000多件
经过细致分类的家居用具
其东、西、南三个箱室中装满器物
北部头箱却相对空疏
在这里
墙上张挂着丝帷,地上铺盖着竹席
华美的漆器陈列在一个
设有厚垫、背靠屏风的座位之前
(马王堆汉墓出土漆耳杯,摄影师@柳叶氘)

座位旁放着丝履、1只手杖
以及2个装有化妆品的妆奁
这些都是墓主人的贴身之物
座位对面
8个舞俑在5个乐俑的伴奏下翩翩起舞
不难了解
在设计者的想象中
墓主人的灵魂
在座位上一边享用酒食
一边欣赏歌舞表演
(马王堆1号汉墓墓内场景复原想象图,由于图幅有限,画面中只出现6只舞俑。此外,丝履、手杖以及妆奁等没有实物照片参考,所以没有出现在画面中,制图@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总而言之
墓室是现世生活的镜像
人们希望亲人在另一个世界
永远幸福
其生前享有的一切
都被尽数带入地下
这一幸福家园
难免被他人觊觎
于是,出现了殉葬的士兵
以及代替活人殉葬的士兵俑
(秦始皇陵兵马俑,摄影师@孙岩)

同时
大量珍奇异兽也随之出现
即“镇墓兽”
用于守卫墓主人的安全
(彩绘泥塑镇墓兽,摄影师@冬雪)

从一道浅浅的土坑开始
到深埋、葬具
再到严密的墓室、地下宫殿
在地下空间日益扩张的同时
地上的部分也随之壮大
世人与故人的真情
贡献了超乎想象的创造力
宏伟的地上艺术即将诞生
02
地上艺术
当逝者消失于人们的视野
亲友为了标记位置以作纪念
开始往墓上堆土
即为
“坟”
有的形若土丘
(樱花丛中的明秦愍王朱樉墓,摄影师@苟秉宸)

有的垒石为堡
(丸都山洞沟古墓群,内部为土丘,表面为石材,摄影师@一只鱼作品)

有的状若巨塔
(宁夏西夏王陵,摄影师@方力)

土堆的大小
体现了墓主人身份的尊卑
土越堆越大
由“坟”“丘”或“冢”发展为
“陵”
中国历史上最巨大的人造封土
便是秦始皇陵
其东西宽345米、南北长350米、高76米
以70余万人历时30余年建成
状若天然山丘
(秦始皇陵,摄影师@王警)

除了巨大的封土之外
地面上还有缅怀逝者所需要的空间
即墓上建筑
古人夯实封土作为地基
将回廊及殿屋层层垫起
硬是用大量的夯土台将极少的建筑
垫成俾睨天下的高台宫殿
(战国中山王墓M1复原,“享堂”为战国时期墓上建筑的称谓之一,制图@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其追悼活动
直接在墓室的正上方进行
(底图为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的战国燕乐铜桮,制图@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到了汉代
直接踩在墓室的正上方
变为不敬
建筑与封土逐渐分离
建筑从墓上移到了墓前
中间以长长的神道连接
没有了建筑的加持
后世的人造封土在体量上
再也无法超越秦始皇陵
(东汉山东朱鲔祠堂剖面,制图@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虽然宏伟感不及从前
但是汉代陵墓却另辟蹊径
从建筑角度弯道超车
由单一建筑扩充为建筑群

陵园
其在春秋晚期便有雏形
于汉代发扬光大
在汉代近乎天下三分之一的赋税
都用来修建陵园
其豪华程度比之前代
有增无减
(唐·房玄龄等,《晋书》卷六O,《索靖传附子綝传》)

“汉天子即位一年而为陵,天下贡赋三分之······一充山陵”
在西汉王朝11座帝陵当中
最宏伟的一座
便是在位54年的汉武帝的陵墓
即茂陵
(茂陵布局及位置,制图@巩向杰 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卫青、霍去病、金日(mì )磾(dī)
阳信长公主、李夫人等
都陪葬在陵园之中
汉武帝的亲人、爱人、忠臣良将
都在地下重逢
中国现存最早、保存最完整的一批大型石雕
便矗立在霍去病的墓前
从中也能窥见茂陵豪奢的一角
(霍去病墓,摄影师@苟秉宸)

然而
极为丰厚的随葬品
却成了后世盗墓的主要诱因
例如董卓派吕布盗掘帝陵,搜集珍宝
曹操甚至设立官职
专门掀别人祖宗的棺材板
几乎将汉代皇宫贵族的陵墓洗劫一空
掘人祖坟之后
曹操及其子曹丕害怕自己也如此下场
便积极提倡薄葬,宣扬不修陵墓
厚葬文化没落一时
(曹魏名将张辽的墓,摄影师@谢禹涵)

此后
三国、魏晋南北朝、五胡十六国
天下大乱,军阀混战
匈奴、鲜卑、羯、羌、氐等
周边民族趁机进入中原
虽然民族融合
给墓葬带来了不一样的色彩
但是分散的国力也无法再创造出
宏伟的建筑组群
(魂瓶,由汉代的五联罐演变而来,是三国两晋时期墓葬中特有的随葬品,摄影师@包浩霖)

时光流转至唐代
唐太宗李世民及其父
一统江山,开创盛世
一个雄心勃发的帝国需要风光大葬
彰显自己的实力
从坟到陵再发展到陵园
无论是宏大的封土
还是雄伟的建筑群
秦皇汉武的陵墓已经壮丽到无以复加
唐人还能再超越吗?
03
盛世之作
唐人的答案只有一个
依山为陵
既然单纯的以人力造物再难超越秦皇汉武
那就将自然山岳纳入陵园之中
以唐太宗李世民的昭陵为例
陵园之中
突厥、焉耆、吐蕃、高昌等14国国君石像
列队神道两侧为其守陵
李靖、程咬金、尉迟敬德等188位文臣武将
陪葬在主君陵前
生死相随
仅仅封墓的条石就有3000余块
更何况要在山体里修建一整个地宫
工程量之大令人震撼
(埋葬唐太宗遗体的昭陵,位于陕西礼泉县九嵕[zōng]山,摄影师@苟秉宸)

因而这种开凿山体的
依山为陵
非国力鼎盛不可建造
非盛唐不可建造
这也正是其在汉代已有雏形
却直到唐代才被发扬光大的原因
比起昭陵
更为浩大的是
武则天的乾陵
其居然还能更进一步
以山为阙
山川不过是守陵的门阙
天地在她面前也只能沦为陪衬
(唐乾陵,以山为阙,阙是宫殿、祠庙和陵墓前的一种高建筑物,通常成对出现,建成高台,台上起楼观,两阙中间没有建筑物相连,之间空缺,故称“阙”,摄影师@苟秉宸)

地上的唐陵规模远迈前代
地下的墓葬也不遑多让
看到这地宫
我们能想象到唐代屋宇之盛大
(陕西乾县唐懿德太子李重润墓剖透视,制图@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看到地宫中随葬的杂技俑
我们能想象到唐代娱乐之丰富
(唐三彩,中国陶俑的巅峰,摄影师@孙岩)

看到精雕细琢的碗盏
我们能想象到唐人豪饮美酒
灵感迸发、挥毫泼墨
(唐三彩象首杯,西安南郊唐墓出土,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,摄影师@动脉影)

看到异域风情的胡人俑像
我们能想象到丝绸之路上
一队队胡人车马往来不息······
(唐三彩骆驼载胡人伎乐俑,摄影师@柳叶氘)

然而盛唐之后再无盛唐
宋代将陵墓集中一区
恢复封土为陵
着意于纤细精致
(青玉云龙纹饰,摄影师@动脉影)

接下来的元代
游牧民族居住毡包(蒙古包)的习俗
与中原墓葬相融合
发展出独特的圆型墓室
(留村石墓群,是元朝河南洛阳的程姓大户举家迁到此处后所建,摄影师@松顶后)

不过
元代帝陵没有发展出宏伟的地上陵墓
他们保留着草原上的葬俗
下葬之后,万马踏平
莫说陵墓,连一块石碑也没有
后世的陵墓还有可能超越前人吗?
当然!
中国人的创造力永无止境
明代继承唐宋的特点
依山为陵、陵区集中
将祭祀区扩展为两进到三进院落
第一进用于准备祭品
第二进为祭祀的主体建筑
第三进摆放祭品
(明长陵示意,制图@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随着地势抬高
建筑组群层层递进
最后的遗体安葬却差强人意
明代没有唐代开凿山体的豪气
只是背靠大山建设宝城宝顶
(宝城宝顶,制图@李乾朗/《穿墙透壁》)

明代每个皇陵的规制都是如此
与之前并无分别甚至稍稍逊色
但是当它们组合在一起
世界上规模最大、保存最完好的皇家陵墓
明十三陵
便诞生了
(明十三陵布局及位置,制图@巩向杰 陈睿婷/星球研究所)

所谓组合不仅是陵区集中
其还创新性地
用一条神道串联起所有陵园
众多的建筑控制群山做配
衬托得陵园气度非凡
(明十三陵神道,摄影师@Greatwj)

中国现存最大的木构建筑之一
明成祖朱棣的祾恩殿
也在这里
殿内金丝楠木巨柱如林
面阔九间、进深五间
以示九五之尊
(明十三陵长陵祾恩殿,摄影师@Greatwj)

(明长陵祾恩殿剖透视图,制图@李乾朗/《穿墙透壁》)

此后的清东陵和清西陵
都是仿照明代帝陵而建
只是有样学样没有创新
再没能超越明代
虽然清末积贫积弱
但是清西陵和清东陵
依然将中华帝陵的传统
保留到了最后一刻
(清东陵景陵妃园寝,摄影师@李睿)

它们也是中国古代墓葬
最后的荣光
04
彼岸世界
上述的墓葬还远非全部
在中华大地上
曾有多少人逝去
就留下过多少种墓葬
有的藏于洞中
(贵州贵阳花溪栗木山岩洞葬,摄影师@柳叶氘)

有的悬于绝壁
(四川省宜宾市珙县,僰人悬棺,摄影师@王进)

有的树以木柱
(小河墓地,墓地沙山上密密麻麻矗立的140多根多棱形、圆形、桨形的胡杨木桩,多被砍成7棱体到11棱。摄影师@刘玉生)

有的立石为祭
(青河县三道海子石堆遗址,遗址中安葬了人骨,但是没有任何随葬品,因此,这个遗址可以说是一座墓葬,摄影师@刘玉生)

有的棺椁方正
(西汉马王堆一号墓木椁,摄影师@柳叶氘)

有的三角围合
(绍兴印山越国王陵,摄影师@方力)

除此之外
还有火葬、水葬、天葬
塔葬、海葬、树葬、花葬等等
如此众多的墓葬背后
很多人试图将自己所喜爱
所拥有的都带入彼岸
已故的艺术爱好者
随葬绘画和乐器
(湖北战国曾侯乙墓出土的曾侯乙编钟,摄影师@苏李欢)

学者随葬藏书和手稿
(长沙马王堆3号汉墓,东椁箱内出土的一件长方形漆盒内盛放了不下40篇有关军事、哲学、医学和方技的帛书,很像是公元前2世纪一位博学之士的微型图书馆,摄影师@王瑞)

妇女随葬化妆品和丝帛
(长沙马王堆汉墓利豨墓T形帛画,摄影师@柳叶氘)

中国古人为逝者提供了
他们所能提供的一切
从小食点心
(吐鲁番阿斯塔纳古墓出土的唐代各式点心,摄影师@柳叶氘)

到猪狗牛羊
(陕西汉阳陵的动物陶俑,摄影师@昱羽翼)

从家居摆设
(河北保定满城汉墓的长信宫灯,摄影师@柳叶氘)

到楼阁殿宇
(河南焦作白庄6号汉墓的七层连阁陶仓楼,摄影师@朱金华)

从百官仪仗
(西安明代秦简王墓粉彩仪仗俑群,共300余件,摄影师@王警)

到千军万马
甚至活物殉葬
(江苏徐州狮子山汉楚王墓兵马俑坑,摄影师@柳叶氘)

就这样
古人创造了另一个世界
一个众生的归宿
一个宏大的彼岸
黄土之下
包罗万象
数千年来关于黄泉的瑰丽想象
以及对逝者的情感都容纳其中
从古至今
也许并非每一个人类成员
都可以善始善终
但我们可以希冀
每一个灵魂
都得到安息
本文创作团队
撰稿:灵均
图片:余宽
地图:巩向杰
设计:陈睿婷
审校:撸书猫
封面摄影师:赵有人
专家审核
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雷兴山教授
西安美术学院 于春副教授
上海博物馆 张珮琛副研究员
(排名不分先后)
【参考文献】
1. 巫鸿,《黄泉下的美术:宏观中国古代墓葬》,三联书店,2010
2. 张学锋,《中国墓葬史》,广陵书社,2009
3. 潘谷西,《中国建筑史》,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,2009
4. 萨仁高娃,《中国古代墓葬封土起源的研究》,南京大学,2017
5. 刘毅,《中国古代陵墓》,南开大学出版社,2010
【招聘】星球研究所长期招聘城市地理、人文地理、经济地理、自然地理、天文生物、历史考古、建筑等各领域撰稿人,以及商务策划等,请在后台回复“招聘”即可查看
The End
星球研究所
一群国家地理控,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
原标题:《中国古墓,有多震撼?》
阅读原文 关键词 >> 古墓,清明节 特别声明本文为自媒体、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 1815 收藏

标签:摄影师 墓葬 墓室 制图 星球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voshohio.com/lishi/4374618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

上一篇: 省生态环境厅厅长鲁修禄调研东莞市茅洲河整治工作
下一篇: 贵阳混凝土公司滑塌事件搜救结束 找到全部12名被困人员其中7人遇难

相关图文

热点话题

频道月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