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 微视阅读,再微小的事件也值得关注。
首页 > 历史 > 正文

【史林漫步】千年辽墓壁画里隐藏的“一国两制”

频道:历史     来源:网络     发布:2019-12-03 11:11:55     手机版

咏月诗句,青年干部管理学院,三星笔记本电脑报价及图片

>▲张世卿家族墓壁画

就在张世卿家族墓葬的附近,还出现了一座更加令人意外的墓葬:男性墓主人是契丹族,女性墓主人则是信仰佛教的汉族人,这是一座典型的胡汉通婚、各按其俗的合葬墓,在全国也是首例。

在辽代,宣化一直是汉人聚居的重镇,为何在宣化汉人辽墓里出现如此多的契丹族元素呢?那么,契丹人的墓葬里是否会有汉族文化元素呢?

从宣化出发,向东北方向越过长城,直线距离大约500多公里,便是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奈曼旗青龙山镇——当年辽朝心脏地带、著名“五京”之一的上京地区。青龙山镇东北10公里处的斯布格图村的西山南坡,林木繁茂,泉水清幽,这里便是出土“黄金面具”之墓的主人——被称为“东方睡美人”的辽朝陈国公主和驸马的合葬地。

“契丹家住云沙中,耆车如水马若龙。春来草色一万里,芍药牡丹相间红。大胡牵车小胡舞,弹胡琵琶调胡女。一春浪荡不归家,自有穹庐障风雨。”姜夔《契丹风土歌》中描绘的狂野奔放的草原风情,在陈国公主和驸马墓壁画中表露无遗。

在浓郁热烈的草原风情中,陈国公主墓室里果然出现了大量汉族文化元素:壁画里一个汉人装束、双髻垂于耳后的圆脸中年汉人女仆,正和一个契丹男仆一起为主人服务;陈国公主和驸马的银冠上,出现了道教的太极图和真武、元始天尊形象;墓志志盖四周刻有十二生肖图,都着人身汉式装束,宽衣博带,袍笏拱立。此外还有80枚木质围棋子,一串蚕蛹形琥珀佩饰,让人想到“化蝶”的爱情故事。

>▲陈国公主墓前室东壁壁画

在辽代,受汉文化影响,人死后都实行土葬,并将死者生前的生活方式一并带入墓中。相隔千里的这两处辽墓壁画,展现了中国历史上神奇的一幕——在一个少数民族统治的王朝里,汉人“土豪”生活与契丹元素,契丹贵族生活与汉族元素,竟自然地融合在一起。如果要寻找契丹人和汉人之间这种“混搭习俗”的原因,恐怕还得从辽朝的“一国两制”说起。

“一国两制”启迪后人治国智慧

千年之前的辽朝,也实行“一国两制”。有人甚至认为,辽朝对中国最大的贡献就是它推行的“一国两制”,它为后来入主中原的少数民族朝代如元朝、清朝等,提供了一个最早的成熟参照样板。

说起辽朝的“一国两制”,有一个名为韩知古的汉人不能不提。他是辽朝最早受到朝廷重用的汉人之一,而他的家族也是辽朝最为显赫的汉人家族,他的孙子韩德让甚至一度把持了辽朝的实质大权。

让汉人管理汉人,是辽朝立国之初就有的一个创举。当时契丹境内汉人很多,一部分是因避唐末之乱逃去的,一部分是被契丹掳掠的。韩知古6岁时就被掳去北方,但“因祸得福”,后来作为陪嫁的奴臣,随述律平(淳钦皇后)一起进入辽朝皇宫,得到皇帝耶律阿保机的赏识,成了高级参谋。以后阿保机又委任他为总知汉儿司事,负责管理境内的汉人和制定礼仪。

不过,境内日渐增多的汉人以及汉文化的冲击,让阿保机有些始料不及。而客观存在的地理环境和“车马为家”的生活习俗,以及长城内外政治、经济和文化的巨大差异,也让阿保机不可能完全复制汉人的生活方式。于是他接受一位汉人谋士韩延徽的建议,在境内建立了许多州县城堡(又名“头下军州”),将汉人集中起来,保留他们原有的习俗。头下军州是辽朝特别设置的一种行政机构。《新五代史》卷七二《四夷附录》提到了阿保机建立头下军州的情况:“是时,刘守光暴虐,幽、涿之人多亡入契丹。阿保机乘间入塞,攻陷城邑,俘其人民,依唐州县置城以居之。”

早在唐朝末年,日益强大的契丹族屡屡南下侵扰汉地,并以俘掠的汉人建置城寨,这些早期的城寨大都隶属于各级军事贵族,成为头下军州的早期雏形。《辽史·地理志序》在解释头下军州的缘起时说:“以征伐俘户建州襟要之地,多因旧居名之,加以私奴,置投下州。”这里的“投下州”就是头下军州。可以说,头下军州管理模式的成功,为辽朝在被征服的渤海国和燕云十六州实行“一国两制”奠定了基础。

938年,后晋皇帝石敬瑭给他的“父皇帝”辽太宗耶律德光献上一份大礼——登记燕云十六州田产和户口的“图籍”,从此辽朝按籍索赋,按图征税,正式成为该地的新主人。这片土地不但地域辽阔、人口密集、经济发达,还是交通枢纽、战略要地。

燕云十六州包括了今天的北京、天津、河北和山西北部的范围,它的最北面是以北太行山、长城与游牧的契丹人为界,汉人人口超过40万户,人口总数远远超过了辽朝腹地的10万多户契丹族,成为辽朝第一大民族。因此如何有效管理汉人,成为辽朝统治者面临的重大课题。在这种背景下,“因俗而治”的政策出炉:燕云十六州启动汉人管理模式,契丹则延续部落式旧制,这就是“以国制(辽朝固有的制度)治契丹,以汉制待汉人”(《辽史·百官志一》),辽朝自此正式开始了“一国两制”的管理模式。

“官分南北”是“一国两制”的基本行政框架,“北面治宫帐、部族、属国之政,南面治汉人州县、租赋、军马之事”(《辽史·百官志一》)。也就是说,“北面官”统领契丹各族,“南面官”管理汉人事务。韩知古的儿子韩匡嗣,便是辽朝“一国两制”实行后最早被任命的汉官之一,他从上京留守到南京(今北京)留守,最后做到西南面招讨使。

辽朝灭亡100年后,契丹皇族后裔、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九世孙耶律楚材,已成为一个地道的儒者。当时蒙古贵族以征服者的姿态驾临中原,有人向成吉思汗第三子窝阔台建议:“可悉空其人以为牧地。”幸亏耶律楚材极力劝阻,中原才免遭成为蒙古人马场的厄运,耶律楚材老祖宗的治国理念在百年之后依旧产生着影响。

辽朝的“一国两制”,也为后来中国的大一统奠定了某种制度基础,在元朝、清朝的治国方式上,也能看到辽朝的影子,比如说元朝在西南地区实行的“土司制度”、清朝在蒙古推行的“盟旗制度”,都可看到辽朝“一国两制”治国思想的影响。

汉人竟成了契丹人的统治者

988年,在辽景宗去世6年后,辽朝太后萧燕燕已完全掌控了局势。承平日久,身为“马球球迷”的她决定组织一场马球比赛,以弘扬契丹人的尚武精神。萧燕燕就是《杨家将》里大名鼎鼎的萧太后的原型,曾经给大宋朝施加了相当大的压力。

有意思的是,韩知古家族的第三代传人韩德让也是这次马球比赛的出场队员之一,他摩拳擦掌,准备在“老情人”萧燕燕面前好好秀一把球技。当他意气风发地准备打马出场时,旁边一位名叫胡里室的契丹贵族的马突然向前一蹿,撞在韩德让马的屁股上,马一惊之下将韩德让掀翻在地。气急败坏的萧燕燕不顾王公贵族们的劝阻,立刻将胡里室斩首,让众位大臣看得目瞪口呆。

因为萧燕燕的做法不符合常理。在“一国两制”的体制下,契丹人比汉人地位高。契丹人殴打汉人,最多赔几头牛了事;而汉人殴打契丹人则要处死,亲属还要没入宫中为奴婢。因此,韩德让的出现,让“一国两制”有了新突破——契丹人也可以因为与汉人发生冲突而被处死。

其实韩德让早已进入辽朝的权力中枢,权势超越了一般契丹贵族。在与宋朝军队作战的高梁河战役(979年)中,韩德让因死守城池有功,荣升南院枢密使,成为辽朝最有权势的汉人。就在这场马球比赛后的第六年(994年),韩德让更是官拜大丞相,兼南北枢密使,成为辽朝除太后、皇帝之外的“三把手”。

在历史上,有关韩德让和萧燕燕的“绯闻”一直闹得沸沸扬扬。982年,辽景宗突然病逝,面对虎视眈眈的诸王宗室,萧燕燕找来韩德让,让他帮忙稳控局势。她指着自己12岁的儿子——新任皇帝耶律隆绪,对韩德让说:“吾尝许嫁子,愿谐旧好,则幼主当国,亦汝子也。”萧燕燕年轻时曾与韩德让有婚约,后来遭“棒打鸳鸯”,被景宗选为妃子,所以才出此言——这是宋人路振在《乘轺录》中的记载。这些事是真是假,一直是个历史谜团。此后两人同案而食,并坐驼车,形影不离。耶律隆绪也拿韩德让当父亲一样看待,每天问候起居,离老远便“下车步入”。

辽朝的重要官职一般由契丹贵族出任,汉人可做南面官,却绝无出任北面官的可能。韩德让却以汉人身份集南北枢密使于一身,这是辽朝“一国两制”行政体系运行50多年后的重大突破。

当辽朝的汉化步入“快进模式”时,辽朝的国力也迅速得到提升。韩德让之后,辽朝选官任贤,不分胡汉,确立了科举制选官制度。汉人帮助契丹创造了文字,汉文也和契丹文一样,成为官方通用文字,汉语则成了通用语。随着版图扩大,辽朝的影响越来越大,其影响力通过“丝绸之路”传至西方,让很多国家误以为契丹为中原正统,直到现在,一些国家仍把中国译为“契丹”。

>▲张世卿家族墓壁画

1004年,在韩德让的陪同下,萧燕燕亲率20万大军征宋,在澶州立下城下之盟——这就是著名的“澶渊之盟”。征战归来后,韩德让还有了一个契丹化的新名字:耶律隆运。5年后,萧燕燕病死,葬在今辽宁省锦州市北镇市的乾陵。两年后,韩德让病故,辽圣宗耶律隆绪亲自出殡,行与祭拜母后一样的大礼,将其葬于乾陵之侧。于是,辽朝皇陵出现了一座汉人陵墓,也算是历史上的一大奇观。

壁画是连环画式的“老照片”

现今发掘的辽墓主要分布在内蒙古、河北、山西、北京及东北地区,不过许多辽墓都惨遭盗毁,就连辽朝三大陵地之一的庆陵也未能幸免。所幸盗墓贼不感兴趣的壁画却幸存下来,这一幅幅栩栩如生的壁画连在一起,恰如连环画式的“老照片”,真实再现了千年前辽朝人的生活场景。

在辽朝“一国两制”制度下,契丹文化和汉文化相对独立又相互影响,它们之间的交融成为这一时期的主流。在宣化,吃着鲜果、品着葡萄酒的豪族张文藻的日子就过得很滋润。此时燕云十六州归附辽朝已近百年,作为辽朝“一国两制”的“试验田”,该地的经济和文化均获得较大发展。张文藻父子两代靠辛勤劳作,经营果树田产,走在了致富的前列。

不过,张文藻侄儿张世卿的生活质量又远远超过他了:十二个头戴黑色无脚幞头、身穿圆领窄袖长袍的乐手,正用筚篥、腰鼓、大鼓、琵琶、横吹、笙、箫等乐器吹奏各种美妙的乐曲——这是张世卿墓壁画中惟妙惟肖的《散乐图》,说明墓主人已从单纯的物质享受上升到了精神层面。“富”已不是他的追求目标,“贵”才是他的最终愿望,能不能有个一官半职呢?

机会终于来了。辽道宗大安四年(1088年),辽朝境内连年遭受蝗旱雪霜之灾,粮食歉收,饿殍遍野,宣化也未能幸免。朝廷自顾不暇,只好求助民间,颁布了一项用官位换钱粮的《入粟补官法》。张世卿慷慨解囊,一次性拿出2500斛(约合150吨)谷物救灾,被皇帝特授“右班殿直”的散官,从此成了吃皇粮的“国家公务员”。

与此法同时颁布的还有一项政策:在上京和南京重灾区,“许良人自鬻”,不管契丹人还是汉人,吃不上饭都可卖身为奴,张世卿自然也买了很多,壁画中的契丹人显然就是他买来的奴仆。做着辽朝的官,使唤着契丹奴仆,用着契丹特色的器皿,在浓郁的契丹氛围中,张世卿找到了贵族般的感觉,或许在骨子里对辽朝也有了强烈的认同感。

辽乾统三年(1103年)四月二十九日——辽天祚帝耶律延禧生日这天,张世卿感念皇帝恩泽,召来一大批僧尼,在自己的私家佛堂举行了盛大的诵经仪式。当地善男信女闻风而至,在鲜花和伎乐营造的氛围中享受着免费的美馔斋食,这也让张世卿在人前感到风光无限。

张世卿家族墓葬里的壁画记录了他生前的这些风光之事。但如果与陈国公主和驸马比较起来——他们墓葬有大量展现轻裘肥马、前呼后拥游猎场景的壁画以及金银珠宝等贵重随葬品,宣化“土豪”出身的张世卿自然没有那种贵族气派。所幸后来张世卿的长孙张伸娶了耶律氏女子为妻,跟辽朝国姓搭上了关系。

让习俗迥异的民族在社会进程中自然融合,辽朝较好地把握了分寸,从而延续了200多年的国运,“一国两制”的治国理念注定会在中国历史上写下光辉一页。而它留给世人的诸多惊叹,以壁画的形式得以留存,成为值得后人挖掘、借鉴的珍贵遗产……

作者地址:河北省保定市

责任编辑:林鹏旭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voshohio.com/lishi/2447126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

上一篇: 7月11日亚洲380
下一篇: 聚焦中国汽车产业生态,四川汽车产业投资推介峰会圆满举行

相关图文

热点话题

频道月排行